mg注册送白菜网站 - 为了治疗孩子的过敏,我看遍了中日英俄的医学论文,最后发现……

我们都知道孩子已经偏离“标准”,我们希望用“科学”把孩子拖回正轨。各种仪器检查出来的“科学”报告,我找遍当地的相关专业的医生,但并没有得到让我信服的解释。后来基本定论就是孩子的状况绝对不是过敏儿中最严重的,只要给孩子时间来发育完善,发病时及时就医,按照医嘱吃药、雾化可以控制每次的发病症状。

mg注册送白菜网站 - 为了治疗孩子的过敏,我看遍了中日英俄的医学论文,最后发现……

mg注册送白菜网站,很多家里都有一个超超超“不省心”的娃儿,其中一部分跟兜兜一样,被定位为过敏体质。

这些娃娃生病那是家常便饭,医院是我们最最最常去的地方,每个月,乃至每个星期都要去报到。不论是错误喂养还是过度治疗,所有在羊群的亲都有过亲身经历:扛着孩子排队、整夜的枯坐数自己的呼吸、别过头摁住孩子输液……

虽然现在我们的孩子出现的症状并不相同:比如连吃草都会频繁积食、流鼻涕、久治不愈的咳嗽、缠绵已久的哮喘、睡觉横七竖八……

但是,追根溯源,最初的最初都有过一样的错误的喂养,都经历过过度治疗:因为我们都太想要一个符合育儿百科的“标准娃娃”:身高标准、体重标准、智力标准……只要有任何的偏离标准,我们都要拼了老命拉回来:孩子不吃水果、不吃肉、不吃鱼、不吃虾、开玩笑?!这怎么可以!这完全不合乎维生素、蛋白质的摄入标准。孩子某一天没吃100克蔬菜,没吃100毫克维生素,竟然没有补钙,这怎么可以?!明天孩子一定会少长0.1克体重,或者智力就此落后,连夜都要给你喂进去,不吃,不张嘴,没关系啊,你妈是干嘛的,你妈还会讲故事,还会花样喂食……

▲兜兜画作

我们学习花式菜谱,把这些维生素、蛋白质给孩子填到肚子里,孩子“上当”吞下花样美食,我们心里的石头才落地。

我们家的厨房有精确到毫克的电子秤、有各种研磨辅食的工具、有欧美、日本、中国最权威最新的膳食标准,就是从来没有看看自己的孩子是否开心、是否能消化。

一岁半时候只是有点眼袋,偶尔有点口气,睡觉不踏实,一晚上醒无数次,皮肤不再白皙,不再像布娃娃一样可爱,不,孩子有点黑黄,脾气变得不再那么柔顺,经常烦躁、大哭,就算是不生病的日子里,半夜我和她爸爸也需要轮流抱着孩子在房间里踱步,从楼上到楼下,从东到西。

大概两岁时候就变成了咳嗽、高烧,儿推所,医院、输液、抗生素轮番轰炸,一个月一次的生病,时间准的不差分毫,并且症状那么的雷同。我们都知道孩子已经偏离“标准”,我们希望用“科学”把孩子拖回正轨。

两岁三个月,我们查了过敏原(igg、ige全套),也严格回避过敏源,但是孩子依旧毫无起色。

孟鲁司特钠咀嚼片一板一板的吃,什么匹多莫德、槐杞黄、沙棘,都是整箱整箱的搬回来,没有人能体会那种常年忧心如焚、睡眠不足、几近崩溃的生活。

我和我先生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做着很多人都羡慕的工作,在此之前我们自认为自己理性、冷静、克制,体谅,可是不论学历、年薪,还是我们自认为还不错的修养都敌不过一个过敏、频繁生病的孩子带来的伤害,我当时甚至愿意用我前30多年拥有的所有一帆风顺来换一个健康快乐的孩子。在如此重压之下,家庭也一度出现危机,吵架、崩溃、连走着路也会泪流满面,总之,就是觉得生活对于我有点残酷。

好在我先生一直处于理性、体贴、克制的状态,只要不忙、只要没有加班、没有出差,晚上他都会带孩子,抱着孩子半夜起来走,让我休息。

那一年多,我和我先生看过太阳落下到升起的每一分钟天空的样子。最近的某一天,他才说,当时真是怕啊,孩子生病的频率让人崩溃,老婆有点抑郁,家眼看着真的散了。回想起来,那时候我先生每天都坚持我家保姆阿姨到岗之后他才离家,在此之前他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家里的所有家务都做完;他到家之后,保姆阿姨才可以离岗,他跟阿姨交待,那段时间主要任务是看着我别带孩子跳楼。

各种仪器检查出来的“科学”报告,我找遍当地的相关专业的医生,但并没有得到让我信服的解释。凭直觉知道,这些说不通透。

我决定自己学习,看了几乎所有新近发表的关于免疫学和儿童过敏的英文文献,也学会解读血常规、尿常规等各路检查报告。通过前沿文献,了解对于儿童过敏第二代和第三代的治疗法——过敏原脱敏,也看了国内过敏原脱敏疗法的案例,但是这只是针对成年人,而且不保证脱敏过程中出现严重的过敏反应,甚至脱敏过程会丧命;也知道当时斯坦福正在进行的口服耐受疗法的试验,该疗法已经让对花生严重过敏的孩子成功“脱敏”。

疯狂的我甚至萌生过一个念头:通过我在美国学医的同学联系正在进行该项研究的医生,或者我直接给医生发邮件,看看面对中国如此庞大的过敏儿样本,他们的实验室有没有愿望在中国建立一个口服耐受疗法的试验分中心。

▲兜兜画作

甚至不切实际的想过,跟着过敏儿家长联盟群的家长把孩子的基因送到美国最有名的基因检测公司进行检测,用以分析过敏相关检测,定位致病基因(这个做法不会成功,因为中国法律不允许国外机构对本国人进行基因检测和分析)。看了无数的文献,随之文献综述也不断完善,我相信,孩子的过敏可能是“基因和环境之间的某些因素——空气污染物、烟草烟雾、添加剂和化学物质的共同作用”。

但是,又有个空白没有添上:为什么都长在同一片蓝天下,沐浴社会主义的温暖阳光,有的孩子就是百折不挠,很少生病,而我的孩子就是温室里的花朵,见不得风雨????

我的同学建议我带孩子去北京和上海找变态反应方向的各路大咖看一下。(此处有很多感谢送给在北京、上海就诊期间提供帮助的我的同学、我同学的同学、同学的同学的同学。他们帮我联络了各路大咖,这些大咖的名字此前我只在论文中看到过)专家们会诊时候给出了很多专业的解释,详细的询问衣着、环境、甚至家里的窗帘材质。

后来基本定论就是孩子的状况绝对不是过敏儿中最严重的,只要给孩子时间来发育完善,发病时及时就医,按照医嘱吃药、雾化可以控制每次的发病症状。对于每个月固定日期生病,建议我用笔记本记录全部的信息:天气、环境、所有的日常活动、接触的物体、摄入食物种类分类以及每次出现的症状,事无巨细、记录精确到分钟。这种记录繁琐且低效,但是,对于一个妈妈来说,很满足,因为毕竟经过长期记录,我慢慢发现孩子所有不能吃的食物,严格控制后,本来缓慢的生长发育开始逐渐恢复正常的范围。

后来转为中医思路,也是得益于一个西医的提醒,而且是大咖级别的西医。我马上就要离开北京的那一天,有一个医生会诊后跟我说,你可以试一下中医,在当地找一个好一点的中医,给孩子调理一下脾胃,不推荐你在北京找,虽然医生很多,但是太远了,医生没有办法时不时给你面诊,你需要来回交通,而目前孩子的状况是接受不了环境频繁变化的。

面见了各路大咖,我的心有点平复,至少知道我们不是最严重,需要做的就是继续回避过敏原,后面我会详细说说忌口的一把辛酸泪。

其实,东北没有什么好的中医,也或者我的医缘未到吧。但这并没有阻碍我学习、查资料的努力,后来一次偶然在网页中出现了“大家社区”(现在更名为羊爸爸社区),那时候还比较早,15年,里面出现了很多名词,什么脾胃、积食、消化吸收。

让我最喜欢的是社区不是单纯的中医粉、西医黑,而是按照一定逻辑叙述着自己的内容:不是片面的打击西医,也不是片面的吹捧中医。只是用简单的语言、浅显的叙述,告诉你一个很长时间以来被大家忽视的道理——我们的生命需要营养,但不是所有吃进去的高蛋白、高纤维、维生素等高级食物都会转换成我们的身体所需,如果吃进去的东西太多,小马拉大车,那么不仅不会是营养,还会成为我们身体的负担,负担太重就会生病。

▲兜兜画作

20年求学路,让我养成了一种的思维的习惯:特别不喜欢整个世界只有一个声音,那是很危险的信号。社区理性叙述的方式我很喜欢,不过也仅仅停留在喜欢,可以看看,不排斥的阶段。

当然,自“五四”以来,德先生和赛先生雄踞中国社会一线,让大部分人都陷在“科学”中迷失、挣扎。20年求学路,多年的数学、科学训练,让我也喜欢用数据说话,用模型简化过程,当时的我虽然不排斥社区的理论。

但是我坚持要看到数据、我要用这些数据来预测你的有效性,我要看到六纲的逻辑,要看到同一个病例是否所有的人解读都一致,就像对同一份科学报告,所有专业人士的解读大方向几乎分毫不差,不要跟我讲这是老祖宗留下的精华,也不要讲我们千百年来种族繁衍的基础,也不要告诉我,我们就是跟西方人不一样……这些都是“不科学”的,因为没有数据、没有足够的实证和理论支撑!!!

为了拿到数据,还有我喜欢社区里面的分析思路,所以,我时不时打开社区看一下案例,看看分析,跟踪一下某一个案例的反馈,但是从未尝试用兜兜作为样本来检验。我一直观察、审视,思考,逐步开始认可。

直到有一次,我带孩子出门,孩子生病了,大医院都很远,附近只有一间药店在营业,我在社区发了十问,几乎是秒回(后来,我知道,那个时间是中级班考试,大家为了要考取中级班要积极回复帖子),我按照用药建议去买了药,给孩子吃了,忌口不需要额外关注,因为需要忌口的,我家都过敏。很快,孩子的症状减轻,没有雾化、没有输液、没有抗生素竟然好了。哈哈哈,当时,我都想打着倒立告诉全世界,我家的雾化机有收起来的希望了。

▲兜兜的书架

之后的故事可能就跟大家差不多,开启了正式在社区晃悠的日子,买了育儿手册,报了a课、b课,还参加了研习社(一直隐藏着,从不说话,就是看着大家讨论)当然,我也就是跟着听课,了解一下我之前逛社区时候的疑问,看着一群焦虑的妈妈逐步变得淡定,考中级班都赶上学术会议或者论文交流、课题结项(当然,你们懂得,这都是借口,关键是学艺不精)。兜兜很多次生病,都是用了中成药慢慢康复了。

我先生作为理性人的代表,很是惊讶,他问了我社区的理论基础是什么?就是参考文献有哪些?得到参考文献之后,自己去买了各种版本的《伤寒论》、《黄帝内经》,每天很认真的挤时间研究,但他没有听过社区的课程。

兜兜后来生病了,他不再直接给儿科主任打电话,而是很淡定地问,吃的怎么样,睡得怎么样,大便小便是不是都还勉强正常,如果得到肯定答复,他一般就该干嘛干嘛去了,而且安慰我:不用紧张,身体需要时间抵御外邪,兜兜正在努力,你要淡定,保持家里的磁场稳定,愉悦。

宽松的环境有利于孩子康复。发展到现在,基本就是兜兜有点小毛病,可以通过幼儿园早晨的晨检,我先生都会送幼儿园,因为幼儿园没有焦虑的妈妈,有快乐的小朋友;没有唠叨的妈妈,有淡定且一丝不苟执行家长忌口嘱托的老师。孩子在疯跑的时候,也容易帮助提升能量(尤其积食时有效)。

那是不是有了社区,学了abc课程,回避过敏源,反馈式喂养,适度运动孩子就不生病了?生病了也可以吃点中成药就好?

先说,是不是就不生病了这个问题。这是不可能的。

尤其对于有过敏症状的孩子,不论你是“被过敏”的,还是“真过敏”的,你要承认一点:经过医院千百次的锤炼,你的孩子确实比其他的小朋友身体素质差,抵御外邪的能力差,有点风吹草动,你家的娃儿就像“消息树”一样,一定是群体里最先倒下的,之后其他孩子才会前赴后继,当然,每次都有几个为数不多的孩子,能够像共产党员一样屹立不倒,那都是有过硬素质的战士,不是我们可以参考的样本;

比于其他孩子,你家的娃儿外邪更容易入里,勾起娃儿的老毛病,来势汹汹,看上去很是凶险,比如兜兜,每次一定会咳嗽,喘息。当你家的娃儿次次牺牲自己,为大规模疾病来临发信号的时候,妈妈们不要焦虑,也不要质疑:哎?我都坚持反馈式喂养了,我都肉蛋奶水果忌口五天了,怎么还是生病啊?

一个亲妈看起来无限漫长的过程,所以,淡定一些,从容一点,理论没有问题,只是个体情况不同,所有落实到实证上会有偏差,这都是正常的,而且亲人们,忌口五天真的没有用,甚至五个月都是收效甚微的。就算是按照西医的理论,你的免疫系统重建也需要差不多半年甚至一年,所以,你去过敏原测试之后,医生都建议忌口6个月,最好12个月。

▲兜兜和爸爸妈妈

你要是实在无聊、实在焦虑,可以在生病的时候,用笔记本、备忘录记录孩子的病程、病况,一是一次次的记录可以缓解你的焦虑,毕竟孩子生病的时候,我们没闲着,我们有记录、有观察;二是你会从一次次的记录中惊喜的发现,孩子的病程逐步缩短了,用药量减少了,病况也没有上次严重了吗,生病间隔有30天变成32天了;三是你会从一次次的记录中发现孩子病机、病程发展的规律,从而在医缘到了的时候,准确复述孩子的情况,而不是一问三不知。

再来说第二个问题,生病了是不是要去医院,还是在家看着孩子发烧、咳嗽比赛谁更淡定?

看医生是不是一定要看中医,西医统统一票否决?

作为羊群里修为最差的小羊,我的建议和做法,也很低级,但可以让大家免费拍砖。

首先,当你觉得自己不淡定的时候,立马寻求医生帮助永远是不二之选,不论西医还是中医。我对兜兜发烧、尤其是39.6度以上的高烧,截至目前忍受的时限是三天,三天不退,孩子精神不好,果断送医。到了医院就听从医生的安排。

其次,看中医还是西医。好中医可遇不可求,如果能面诊,并且你有绝对的信心,当然是很好的选择,千万不要心存疑虑让中医去诊治,这是对医生的不尊重,也是对老祖宗的亵渎,也是对自己选择的不自信,说不定会影响治疗的效果。如果平时没有遇到好的中医,也不要强求,治病调理是一个慢工,那就西医,治好了之后,再慢慢调理,因地制宜才是更重要的。不要看着西医的时候,心中内疚,觉得对不起老祖宗留下的《伤寒论》、愧对《黄帝内经》,对不起羊群里帮助你的中级班妈妈,对不起羊爸爸团队的心血。不论是《伤寒论》还是其他医典,不论是羊爸团队还是中级班妈妈,他们都是希望可以为孩子生病提供帮助,而不是垄断对孩子的治疗。了解社区理论,学了abc课就对西医的输液、抗生素、雾化如临大敌,仿佛你家孩子输液之后就变成了“东亚病夫”,要知道二战期间,抗生素救了很多受伤士兵的命,被大家称为“神仙水”,我们要做的是不滥用,而不是必要时候不用,对于治疗也是,辩证基础上合理介入,才是有效的做法。

因为我家的反馈式喂养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接触中医,完全是西医回避过敏原的思路。我们2014年11月开始按照过敏原测试结果忌口。

兜兜属于食物蛋白过敏,这是一种复杂的由igg(免疫球蛋白g)介导的Ⅲ型变态反应,不同于我们通常说了解的过敏,那属于ige介导的速发过敏反应。最初的按照过敏原检查结果忌口项目包括:牛奶(用了批号完全相同的氨基酸奶粉代替,只要更换批号,孩子就有咳嗽的呼吸道过敏症状)、牛肉、羊肉、西红柿等所有浆果类、花生等所有坚果类、所有海鲜、河鲜、鸡蛋、面粉。孩子去幼儿园的时候,专门请了一个阿姨做饭按照三餐两点的时间送到幼儿园。当然,后来,发现去幼儿园即使有人送饭也依旧收效不大,因为孩子会发现她跟别人吃的不一样,影响她的情志,我有10个月的时间专门在家陪她四处去抠沙子,挖土。

在后续反馈式喂养过程中,还发现菠菜、胡萝卜甚至土豆红薯山药红豆这种可以磨成粉状的食物也是过敏的,怎么发现的这些检测之外的过敏原,那就是作笔记,详细记录每吃进去一种新食物的72小时吃喝拉撒睡汗情绪变化。只要发现有不良反应,就列入黑名单半年以上,中间绝不会试探性的,或者亲妈附体给试吃一下,无论是中医所说的脾胃还是西医的免疫系统,都需要时间去重建,你时不时去撩拨一下,算怎么回事儿?

作为妈妈,我们的职责是保证孩子的安全,忌口期间我坚持全家人的食谱跟孩子完全一致;同时家里的布艺沙发因为容易有绒毛统统搬走、容易引发过敏的床垫、床单统统转手处理掉,容易引起喷嚏、咳嗽的家具、盆栽都送人;精心构建一个没有过敏原食物的世界,但是这个世界会有崩塌的危险,没有遭遇过的家长、幼儿园老师都无法理解这个成长的烦恼。

我们家的优势在于孩子从生下来就没有老人帮忙,也不会有因为忌口老人偷偷给东西吃,甚至大吵一架的风险。我先生始终跟我站在统一战线,坚持忌口,并且相信,兜兜暂时确实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孩子,希望通过我们的坚持、我们的不断学习,慢慢的调养,可以找到孩子对食物、环境反应剧烈的原因。

从2014年11月到2017年11月20日羊肉、牛肉、海虾最后三种高致敏食物全面解禁,严格忌口彻底结束。

历时三年,现在兜兜可以适量、适度吃海鲜、吃羊肉、吃牛肉,总之,其他孩子可以吃的,她也可以吃。孩子自己也知道,生病的时候,会主动跟老师说,今天我不吃水果、不吃牛羊肉和鱼。

所以,不要说,为什么忌口一个月没有用,忌口两个月收效甚微。为什么我都反馈式喂养了,为什么还是不行?不是理论有问题,而是执行过程中出现了偏差。对于所有易生病的孩子,一份按时记录、简明扼要、重点突出的孩子病史对就医和应对突发状况是最有效的手段,没有之一。

在调养三年里,我和我先生总是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了解世界各地的医生,不论中医还是西医的治疗方法和建议,积累日常护理的经验教训,跟踪尽可能多的相关最新研究,分工合作翻译很多最新的指南,查阅尽可能多的过敏孩子忌口期间的食谱,也曾在孩子闹夜的艰难时刻,相互鼓励。

所有的过敏儿的家长,我敢说,曾经我可能算不上最最小心照料孩子的家长,但一定是其中之一了。每天留意天气,一天根据当天的温差至少添减2-3次衣服,出门总是要不停的摸摸孩子后背有没有发热,绝对在她出汗前给他脱衣服,或者垫上隔汗巾,稍一出汗,马上擦干或者换衣服。即使如此,咳嗽还是如影随形,循环往复,让人见不到曙光。

慢慢的,我发现反馈式喂养坚持下来,会有不一样的结果,虽然孩子依旧不是最高的、不是最胖的,但是出勤率明显提高,满勤几乎不再是传说。虽然孩子依旧会生病,依旧会敏感,但是过敏的这些孩子对于艺术、对于音乐的理解、解读和接受能力有超乎同龄孩子的能力,可能因为他们从小就经历过比其他孩子多很多的病痛、经历过健康与欲望的取舍。

对于反馈式喂养,对于忌口,对于日益增多的过敏的孩子,对于日益增多的脾胃超负荷运转的孩子,我说的再多,也可能针对不了你家的个例,因为体质好的孩子都是一样的。

而体质不好的孩子各有各的不同,但是有一个原则是相同的,那就是:慢慢地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事,慢慢的磨,慢慢的琢。

饭要一口口地吃,

书要一页页地看,

日子要一天天地过,

事要一件件地做,

手脚并用的结果就是心慌气短,

跟时间赛跑的结果就是人仰马翻,

与顺其自然对抗的结果就是欲速而不达,

企图拔苗助长的结果就是回到了起点!

昨天的遗憾可以成为今天的运气,

今天的运气可以成为明天的牵绊,

明天的牵绊可以化为后来的转机,

后来的转机可以最终成就未来的结果。

着什么急呢?

想做的再多,一天只有24小时,

想学得再多,大脑的凹槽也没有爱因斯坦的深,

想爱的再多,相爱的运气也只有那么多。

老话说的好,一口吃不出个胖子,

一个星期也养不出完善的免疫系统,

一个月也调理不好千疮百孔的脾胃,

一年也养不大孩子,

一鼓作气撑不住细水长流,

一厢情愿成就不了天长地久。

所以,跟我一样,在过敏,积食、咳嗽中挣扎的的爸爸妈妈们,

慢慢来吧,慢慢地做好一件件的事,

慢慢来吧,慢慢地调整好自己的呼吸,

慢慢来吧,慢慢地看清本真的容颜,

慢慢来吧,慢慢地享受自己喜怒哀乐的日子。

比起所有的所有,

最重要的就是做好眼前一件件的事!

往期精彩文章阅读

从发烧到疳积,再从疳积里出来|欢毛的两岁,三岁和四岁

如何养出一个胃强脾弱的娃,再养回去

bet9九州入口线路选择